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体内住着恶灵在线阅读 - 第二卷:S级罪犯 第五十九章:头破血流

第二卷:S级罪犯 第五十九章:头破血流

        上尉!

        先不说这里不是南海,哪怕是在南海,叶陵也仅仅是少尉的军.衔,再加上他还没正式入职,现在的他毛都不是,唯一的依靠就是军中少校王心妍。

        但他觉得自己麻烦王心妍的已经够多,不到紧要关头他是不会再麻烦王心妍的。

        “居然你是军中上尉,我想你应该不会知法犯法吧?要知道法律对你们这些军人的管束可是很严的,要是你真打断我们的手,恐怕你很难逃脱法律的制裁。”

        叶陵是个聪明人,知道用法律去威胁魏子昂。

        “哈哈!”

        魏子昂非但没有动容,反而笑起来:

        “法律老子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魏子昂蔑视着叶陵,皮肉不笑地道:“就算你们把我告上法庭,我也能以你喝完酒耍酒疯,去厨房拿菜刀来砍我为由,反过来告你。”

        “我再告诉法官,当时的场面极度危险,你们硬要给我拼个你死我活。到时候你们就会被扣上个谋杀未遂的罪名,去大牢里蹲个两三年,而我呢,屁事没有,最多拘留审查,然后我就会大摇大摆地走出警局。”

        被颠倒黑白后,韩诚风愤怒到了极点,站起身反驳道:

        “你放屁!我们根本没有耍酒疯,更加没有去厨房拿刀砍你。”

        魏子昂轻蔑地笑道:“上了法庭以后,你看看法官是信你的还是信我的。”

        “妈的…”

        韩诚风气得牙痒痒,恨不得立刻上去对魏子昂拳打脚踢,但他不像魏象天那般无脑,看到魏子昂身上达的肌肉后,他只能忍气吞声,坐回到椅子上。

        “赔钱能解决这件事吗?”叶陵实在没辙,只能这么问。

        “当然可以,谁会跟钱过不去呢?”

        魏子昂笑了笑,随后阴沉着脸色道:

        “前提是你得陪得起。”

        “多少钱?”叶陵问。

        他想了想,自己的卡里应该还有万把块,再加上王心妍给他的那张卡,他估摸着自己身上应该有差不多两万块。

        魏象天受的伤也不严重,去医院花个千把块就能治好。

        当然,他也想过魏子昂可能会坑他一笔,他心想,这件事是他也不占理,动手的话只会把事情弄得更加麻烦。

        如果赔钱就能解决,那自然是再好不过。

        而且他赚钱的度也挺快,就算两万块全部赔出去,他相信自己也能在个把月的时间里连本带利通通赚回。

        但是,魏子昂的野心还是乎了他的想象:

        “十万!”

        随着话音一落,包间里的气氛瞬间沉默。

        韩诚风从震惊中回过神,愤怒地说道:“你表弟只不过是受了点皮肉伤,你居然狮子大开口要十万块?干脆你把我打成这样然后给我十万块算了,五万我都愿意挨这个打。”

        “我打你你还指望我赔钱?”

        魏子昂有些好笑地道:

        “我打了你没让你赔我精神损失费就已经是给你面子了。”

        “你…”

        韩诚风还想与魏子昂争辩一番,旁边的叶陵制止了他:

        “行了。”

        韩诚风只能愤愤不平地坐下。

        “我没有十万块。”叶陵直截了当。

        “切,那就别跟我说这些废话。”

        讹不到钱,魏子昂的耐心也减少大半,又将话题扯了回来:

        “那就把你们的手打断。”

        韩诚风实在是气不过,他还想与魏子昂理论一番,但因为之前的理论失败,他现魏子昂完全是个不讲理的人,便没有再开口。

        “这里有一万多,就算是我赔给你的医药费,多了的就算是补偿。”

        叶陵从钱包里摸出自己的银行卡,放在桌上。

        “小叶。”韩诚风惊疑。

        叶陵对他摇摇头,示意他没事。

        “一万多?”魏子昂不屑地摇摇头。

        ‘这真是一条喂不饱的狗。’

        事已至此,叶陵该做的也都做了,他也不想再跟魏子昂纠缠下去,起身便要离开包间。

        他还未走出两步,刚才的几个彪形大汉便从门外涌入。

        “想走?没那么容易啊…”

        魏子昂从口袋里掏出香烟,抖落一根叼在嘴里,点燃后深吸一口,吐出一大口灰白色的烟雾。

        他的目光转向叶陵二人:

        “说吧,你们是想自己动手呢?还是我让我的弟兄们帮你们呢?”

        叶陵二人没有回话。

        看到门口的彪形大汉,韩诚风紧张地手心出汗,看到叶陵从容的模样后,他才稍稍放下心,但他还是不敢过于松懈。

        叶陵放倒的那五六个青年只不过是普通人,而这些彪形大汉可都是军队里的士兵,都接受过严格的训练,身体素质什么的都不是那些青年能比的,所以他很担心叶陵能否敌得过这些彪形大汉。

        不过,事已至此,他们已经没有退路。

        韩诚风也已经做好心理准备。

        无论结果如何,他都会与叶陵患难与共。

        几分钟过去,魏子昂指间夹着的香烟抽完,他踩灭烟蒂,见叶陵二人依旧无动于衷,他已经彻底没了耐性,直接吩咐彪形大汉:

        “把他们的手打断。”

        彪形大汉得到命令,一窝蜂地涌向叶陵二人。

        叶陵将韩诚风往身后一拉,随后迎面朝彪形大汉跑去。

        这些人都是军队里的特种兵,力道都有几百斤重,身体的承受能力也远于普通人,叶陵想要放倒其中一人需要花费不少的时间。

        见叶陵落于下风,韩诚风也不管那么多,冲进人堆便是一顿乱捶。

        他不知道的是,叶陵看似是落于下风,实则受到的每次打击,他都没感觉到多大的痛楚,几乎都是咬咬牙能忍过去的。

        韩诚风的贸然加入使得叶陵真正的落于下风,他一边还手,一边护着韩诚风。

        ‘这个蠢货…’叶陵暗骂。

        经过几分钟的缠斗,彪形大汉已经倒下得差不多,叶陵与最后一个彪形大汉肉搏着,现在他感觉轻松不少。

        魏子昂见局势不对,连忙从桌子上抄起一个啤酒瓶,大步走去。

        叶陵一看就不是好惹的角儿,他见识到叶陵强悍的抗打击能力后,自然不敢贸然出手,于是他只能将目标锁定为体质较弱的韩诚风身上。

        “砰!”

        啤酒瓶重重地砸在韩诚风的头上。

        毫无防备的韩诚风直接被砸晕,倒在地上,鲜红的血液从他的脑袋溢出。

        听见动静,叶陵全力一脚放倒最后一个彪形大汉,然后回头看去。

        “诚风!”

        看到倒地不省人事的韩诚风后,叶陵的心中一痛。

        “你他妈!”叶陵咬牙切齿,怒视着拿着破碎啤酒瓶的魏子昂。

        “你想干什么?”

        这个节骨眼上,魏子昂的气势依旧丝毫不弱,随手丢掉破碎的啤酒瓶,然后坐回到椅子上。

        “我承认你很能打,但那又如何?你敢动我吗?”

        魏子昂丝毫不慌地道:

        “我可是出色的特种兵,军队里有好几个少校罩着我,你要是敢动我的话,我完全可以控诉你故意伤人罪。”

        他看向头破血流的韩诚风,冷笑道:

        “至于你的朋友…有人看到我动他了吗?在场的都是我的人,而且这里又没有摄像头,你无凭无证是无法告我的。”

        叶陵怒视着魏子昂。

        此时他已经顾不上魏子昂是什么身份,他现在只想帮韩诚风讨个公道。

        “你信不信我打断你的手?”叶陵的语气十分冰冷。

        他大步走向魏子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