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体内住着恶灵在线阅读 - 第一卷:夏日海滩之旅 第三十六章:使徒

第一卷:夏日海滩之旅 第三十六章:使徒

        “不过,你必须得到军区才能兑换,而且还需要申请等军区审核完毕之后才会发放到你的银行账户里。”王心妍说道。

        “啊?”叶陵一愣。

        “你很缺钱吗?”王心妍问。

        叶陵想了想,自己这些年省吃俭用卡里面应该还有不少钱,但要应付以后的生活恐怕够呛,特别是这个叶岚即将要开学的节骨眼上,到时候学费补课费什么的,又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但他觉得钱还够用,摇摇头说道:“现在还不怎么缺吧。”

        他的语气很弱,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交完学费之后还能剩下多少钱,更何况,他家里还有个小叔,又是一笔开支

        王心妍见叶陵面露难色,她颇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从钱包里的多张银行卡中挑出一张后递给叶陵,说道:“这卡里还有些钱,密码六个零。你先用着,到时候去军区再还给我就是。”

        嘴上是这么说的,其实她的心里又嘀咕道:‘几万块钱而已,还不还都无所谓,最主要的是防止你偷偷溜走。’

        ‘你的人品应该不会差到负债潜逃的地步吧?’

        叶陵犹豫了一下,接过银行卡问道:“这卡里有多少钱?我去军区一定还你。”

        他虽然说不上是正直,但这种拿了人钱就跑路的事他是绝对不会做的。

        “没事,有多少钱你自己查查看吧,我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王心妍含糊地说道。

        叶陵还没来得及道谢,王心妍便突然动用能力消失在他的眼前。

        “这家伙总是喜欢神出鬼没。”

        喃喃一句后,叶陵将银行卡收进口袋。他觉得步散得差不多了,他的身心也开始疲惫,于是他回到酒店休息。

        次日,来到这片海滩的第五天。

        叶陵早早地起床去餐厅吃早餐,他发现自己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太对,感觉好像触觉嗅觉视觉比平常敏感了许多,困扰他已久的近视眼终于康复,他感觉自己仿佛能看到1公里外站在树枝上的小鸟。

        强得离谱的视力让他有些震惊,他暗忖这就是超级基因的奇效吗?果然,听林知深的话准没错。

        他昨天受的罪,也没白受。

        吃完早餐后,叶陵的同事这才来到餐厅,他们个个跟见了鬼似的看着叶陵,这还是他们头一回这么早在餐厅里碰到自己的组长。

        果不其然,韩诚风依旧不服输,待到他吃完早餐后,硬是拉着叶陵以及其他三位女同事去沙滩上继续组织了一场排球比赛。

        免费的螃蟹,叶陵怎会拒绝呢?

        但女同事们的脸色可就没那么好了,若不是韩诚风说无论谁跟他组队,只要他输了,那么午餐的螃蟹就全部由他一个人来买单,否则韩诚风恐怕会面对1对3的局面。

        比赛开始,体质较弱的秦芸依旧坐在旁边翻着记分板。

        自大的韩诚风还是不吸取教训,依旧将排球递给叶陵,让叶陵先开球。

        叶陵也没拒绝,经过几场比赛后,他对排球的打法也熟练不少。将球用力抛向空中后,叶陵纵身跃起用力一拍,尽管他没有用出全力,但这一球还是有着十足的威力。

        跳起想要扣杀的韩诚风才刚刚碰到排球,他感觉似乎是一辆疾驰中的摩托车压了他的手指,痛得他跌落在地。

        而排球也没被他拦下,直接飞出场外。

        韩诚风捂着红肿的手指头不停地呻吟着,他还对叶陵抱怨一句:“你这哪是在打球啊?你这分明就是想谋杀啊!”

        “抱歉,抱歉,没注意力道。”叶陵歉意地道。

        他也很奇怪,自己往常都是用这种力道跟韩诚风比赛的,怎么今天会突然大这么多?难道是因为超级基因吗?

        叶陵震惊,这超级基因果然不俗,才不过一天的时间,他的力气与其他感觉便增强这么多,这要是再训练一段时间,他岂不是很快便能到孟迁那个地步?

        韩诚风也是一脸的疑惑,他们组长有几斤几两他还不清楚?从之前他就开始怀疑叶陵磕了金坷垃,力气怎么会突然大这么多?

        不过,韩诚风也不是耍赖的人,既然排球比赛是他提出的,那么他一定会进行到底。

        比赛继续进行,叶陵试着慢慢放轻力道,韩诚风这才轻松许多。

        不过,比分依旧是叶陵队遥遥领先。

        当比分到31:12,韩诚风已经失去赢的希望时,忽然一道清脆的女声响起,双方都微微一愣,颇有些默契地暂停了比赛。

        “你们在比赛吗?”

        叶陵顺着声音看去,王心妍与孟迁正朝他们走来。

        “你们认识?”唐清雅问秦芸二女。

        秦芸二女面面相觑,相继摇头。

        她们甚至开始怀疑王心妍是不是在跟她们说话,但令人意想不到的事发现了,王心妍竟然在叶陵的面前停下,这几人似乎还挺熟,没有半点拘束的聊着天。

        唐清雅与秦芸二女议论纷纷,她们开始猜测王心妍跟叶陵的关系。

        话题回到叶陵这边,王心妍问道:“打比赛呢?有没有兴趣让我们两个加入啊?”

        “额这个”叶陵面露难色,他虽然注射过超级基因后力气大增,但想要跟王心妍二人比肩还是不太可能的。

        倒不是他怕输了比赛,他只是担心王心妍二人会不会出手太重伤了他的同事。

        王心妍似乎是看出叶陵的为难,她说道:“你放心,我们绝对不会用多大的力道。”

        “嗯”

        叶陵沉吟一会儿,说道,“你得去问问看我的同事,是他组织的比赛,到时候你们突然加入他会说我耍赖什么的。”

        说着,叶陵指了指另一边的韩诚风。

        “是他呀。”王心妍自然认识韩诚风,之前他们在电梯里面见过。

        王心妍走过去询问韩诚风。

        韩诚风见比赛已经输掉一半,而且中途加入的还是大美女王心妍,他自然没有拒绝,跟王心妍说明规则以及赌注之后,他随意地安排了一下队伍的阵容,随后比赛便开始。

        在王心妍的带领下,双方的比分逐渐拉近,叶陵总感觉跟这女人打排球似乎很吃力,他要精神高度集中才能接住一球。

        最终,比赛以42:50结束。

        叶陵一队,原本必胜的队伍,却因为王心妍的突然加入他们输了,而且输得很彻底,甚至毫无还手之力。

        回到酒店的餐厅,叶陵有些肉疼地跟几个女同事买了几只大闸蟹,平常看韩诚风掏钱买的时候他总觉得心里特别爽,但到自己掏钱的时候,要是不心疼是不可能的。

        饭后,楼下咖啡厅。

        叶陵趁着韩诚风等人回房午休的期间,请王心妍两人在楼下咖啡厅喝了杯咖啡,一来是为了表示对王心妍的感谢,二来是因为他还有几个问题想问王心妍。

        王心妍抿了口咖啡,问道:“无事献殷勤你应该是有什么问题想问我吧?”

        叶陵嘿嘿一笑,既然自己的想法已经被王心妍给猜到,他也没有再扭扭捏捏,直接问道:“超级基因你听说过吗?”

        王心妍的俏脸微变,她有些奇怪地道:“略有耳闻,怎么了?”

        “你能把你对超级基因的了解都跟我说一下吗?”

        叶陵顿了顿,他暂时还不想把自己盲目注射超级基因的事告诉王心妍,所以他编造了一个合理的借口:

        “我只是听青狼提起过,觉得这东西很神奇,所以我想了解一下。”

        王心妍也没去怀疑叶陵,她端起咖啡又抿了口,说道:“超级基因是怎么来的我不清楚,我只知道它能够增强人体的肌肉组织,凡是注射过超级基因的人,我们将他们统一称为‘使徒’。”

        “‘使徒’顾名思义,他们是肩负使命的人,他们的生命很有限,长则八年十年,短则三年五年,所以他们要利用有限的生命去完成无限的使命。”

        “‘使徒’有着严格的等级分划,一级使徒是普遍的存在,二级使徒数量不多,三级使徒更是罕见的存在。”

        “哪怕有使徒天赋异禀而且毅力坚强没日没夜的训练,但只要他运气不佳或是没有机遇,那么他注定止步于二级使徒,若是他想要强行踏入三级使徒的地步,那么他很有可能会因为身体的承受能力不足最终导致血管爆裂而亡。”

        王心妍耐心地向叶陵解释道。

        听完王心妍的这番话,叶陵不由得皱起眉头,他所剩的寿命本就不多,没想到注射超级基因居然也会让他的寿命打折。

        他现在都算不明白自己到底还剩下多少年的寿命了。

        “灵徒注射超级基因后也会缩减寿命吗?”叶陵又问。

        王心妍肃然,她面容凝重地道:“超级基因只能供普通人注射,灵徒是无法注射的,你可千万别动什么歪心思。”

        “为什么?”叶陵问。

        他心里嘀咕道:‘要是我告诉你我已经注射了超级基因,你会是什么反应呢?’

        “灵徒的基因与超级基因互相排斥,我听上头的人说,曾经有灵徒想要借超级基因这条路走捷径,但他才注射不过三天的时间,他突然就血管爆裂而亡了。”

        “什么?”叶陵大惊。

        林知深可没跟他说过有这么个副作用,难道说林知深不知道?的确,林知深的解释很含糊,叶陵觉得林知深或许并不知道这件事。

        但终究还是林知深让他注射的,要说他心里没有埋怨是不可能的。

        “怎么了吗?”王心妍关切地问道。

        “嗯注射完超级基因一定会死吗?”叶陵问。

        “不太清楚,不过超级基因是罕见的东西,若有灵徒碰巧得到的话,必须得先上缴军区,否则就要接受军法处置。”王心妍说。

        “什么样的军法?”叶陵又问。

        “嗯”

        王心妍想了想,说道,“虽然没有人受过这类军法,但我想处置应该不会轻,至少得坐几年的大牢。”

        “什么!”叶陵大惊失色。

        他虽然知道林知深不是有意的,但被林知深教唆地跳进了这么大一个坑里,他心里的埋怨更盛。

        见到叶陵异常的神色,王心妍诧异地道:“你不会拿到了超级基因吧?”

        “怎怎么会呢?”叶陵强颜欢笑。

        王心妍狐疑地盯着叶陵,她总觉得叶陵今天似乎很奇怪。

        叶陵的表情越来越不自然,眼看就要露出破绽,他眼珠子一溜,见到旁边喝咖啡看戏的孟迁时,他忽然问道:“冼帆呢?他平常不是跟你在一块儿吗?”

        王心妍顿时收回目光,眼中黯然地道:“冼帆他为了从雄仇手里救出我,身上中了三枪,现在还在南海113陆军医院躺着。”

        “枪伤吗?”叶陵有些奇怪,他之前见冼帆被c.4炸都没事,怎么可能会被三颗枪子放倒?

        “嗯。”王心妍低沉地点点头。

        她的神情中出去低沉外,更多的是自责,这是她作为队长的失职,才害冼帆中枪的。

        “但我记得冼帆之前与雄仇一战中,雄仇似乎是丢出一个c.4,我下来时便看到冼帆站在被c.4炸出的大坑里头,而且他的身上一点事儿都没有,子弹怎么可能伤得了他呢?”叶陵问。

        王心妍的脸色立即变化,她面露诧异之色,看叶陵的目光中有着少许的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