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体内住着恶灵在线阅读 - 第一卷:夏日海滩之旅 第十一章:老僧人(上)

第一卷:夏日海滩之旅 第十一章:老僧人(上)

        叶陵与孟迁一同看向门口处,一名身穿袈裟的老僧人正怒气冲冲瞪着他们。

        老僧见叶陵手中拿着弯刀,他厉声说道:“快把那把刀放下!”

        叶陵愣了愣,回过神后,立即将手中的弯刀放回原处。

        “抱歉抱歉,我们在这里迷路,看到这里有间寺庙,我们还以为这里没人,就想在这里歇歇脚。”孟迁连忙上前致歉。

        “真的是这样吗?”老僧狐疑地看着孟迁。

        “真的。”孟迁说,“我看现在天色太晚,老师傅您能让我们在这借宿一宿吗?”

        老僧迟疑片刻,正所谓出家人以慈悲为怀,他也算是个大慈大悲的人,自然不忍心将这两人赶出去。

        “天一亮立刻走,这里不是你们该呆的地方。”老僧说。

        “谢谢,谢谢。”孟迁连忙道谢。

        叶陵盯着这位年近八旬的老僧,他忽然皱起眉头,如果他之前猜得没错的话,这老僧应该就是屠光整个村落的凶手了。

        但他想不明白,这老僧为什么要屠村,为什么杀了人却不逃走?

        叶陵有些拿捏不住,这老僧真的是屠村的凶手么?

        “小子,那把刀你最好远离它。有不干净的东西附在上面。”老僧严肃地对叶陵说道。

        “噢。”叶陵回过神,“谢谢提醒,我会远离它的。”

        似乎是见叶陵两人的态度不错,老僧恢复平常的面容,说:“佛堂左手边还有间客房,两位小施主就先住那吧。”

        “好的,谢谢。”孟迁说。

        他正要踏出门口时,却发现老僧与叶陵都愣在原地不动。他回头一看,叶陵还在佛像旁,皱着眉头似乎是在思考什么。

        “叶陵,走了。”孟迁催促道。

        “啊?”

        叶陵回过神,只见孟迁不停地给他使着眼色。

        他先是疑惑,但看到正注视着他的老僧之后,他立即明白了孟迁的用意,连忙跑了过去。

        待到两人进入客房,老僧这才关上佛堂的大门,回房休息。

        这间客房就是90世纪普遍的卧房,可以睡几个人的炕,以及一张圆桌外加几张凳子。

        “你刚刚在想什么呢?”随便找张凳子坐下之后,孟迁突然问道。

        “隔壁荒村的情况你也都知道了吧?我怀疑这个老僧就是屠村的凶手。”叶陵皱着眉头,他尽量压低着声音。

        “哦?你怎么想的?说来听听。”孟迁饶有兴趣。

        叶陵将自己的推测复述了一遍,说完之后,他又问道:“你怎么看?这个老僧是不是凶手?”

        “谁知道呢?”孟迁耸了耸肩。

        他看着叶陵,继续道,“你的推理确实不无道理。但你要知道,都已经过去了几十年,凶手是谁很难下定论。”

        “所以呢,我奉劝你一句,别想那么多,这些事跟我们没有任何干系。”

        “可是”

        “哎,打住。”叶陵还想说什么时,孟迁突然插嘴,“哪有那么多可是?你放心,我们又呆不久。”

        “你什么意思?”叶陵疑惑。

        “我如果没猜错的话,这老僧只是回来拿件东西的,他应该待会儿就会走。”

        孟迁正说着,另外一边卧房的门突然“嘎吱”一声被推开,随后便是一阵不缓不慢的脚步。

        “你怎么知道的?”叶陵微微震惊。

        孟迁嘿嘿一笑,说:“实不相瞒,我已经在这儿呆了好几天。我发现这老僧很少出门,而且他出门的时间也是有规律的。”

        叶陵有些疑惑,哪有人会闲着没事在这种地方呆上好几天的,他能想到的只有一点。

        “所以说,你也是在打那把刀的主意?”他问道。

        “之前的确打过这么个主意,但因为带不走的缘故,我也就打消这个念头了。”孟迁摆了摆手。

        叶陵更加疑惑,为什么王心妍和孟迁都说带不走?

        拿起那把刀时,他也只感觉有一股莫名的微弱寒意而已,其他没什么异常。难道他还有什么是没察觉到的?

        注意到叶陵的疑惑,孟迁诧异地问道:“那把刀的事情你不知道?”

        “什么事情?”叶陵问。

        孟迁正想说什么时,却听见门外的脚步声距离他们越来越近。

        “快装睡。”

        说着,孟迁已经迅速爬到炕上,假装自己已经睡了。

        叶陵先是一愣,听到脚步声之后,他也爬到炕上,在孟迁的旁边躺下装出睡着的模样。

        老僧轻轻推开门,从门缝里看房内的情况,见叶陵两人都已睡着,他稍稍松了口气。他的警惕性很高,在门外看了几分钟才离开。

        “走了吗?”听着越来越远的脚步声,叶陵这才从炕上坐起。

        “再躺会儿,这老僧的警惕性很高,说不定还会折返一遍。”孟迁躺在炕上低声说道。

        “大半夜的,这老僧是去哪儿啊?”叶陵问。

        “去烧纸钱。”孟迁说。

        “寺庙里有人去世了吗?”

        孟迁摇摇头,他看着叶陵,说:“不太清楚。我只知道这纸钱不仅是烧给寺庙里的人,还是烧给村落里的人。”

        “你怎么知道?”叶陵问。

        “我之前跟着他到了一处类似于墓地的地方,每块墓地的布置都很简陋,墓碑都是用木板做的。不过,墓碑的数目却是不少,至少有三十个。这老僧挨个烧纸钱,一个墓碑都没漏。”

        “你想想看,这么小间寺庙会有三十个和尚吗?所以说,墓地里有的不仅仅是和尚的坟墓,还有村民的。”

        听完孟迁的话,叶陵更加疑惑,他问:“他天天都去烧纸钱吗?”

        孟迁耸耸肩,说道:“是不是天天去,我不知道。但至少我在的这几天他都有去。”

        “不对啊,烧纸钱不都是头七和扫墓的时候才烧吗?哪有人天天大半夜跑出去烧纸钱的?”

        “谁知道呢?”孟迁摆了摆手。

        两人说话间,老僧又回到寺庙。听到脚步声,叶陵急忙趴下装睡。

        “你猜得挺准的啊。”叶陵轻声道。

        孟迁笑了笑,也没说话。

        “嘎吱”

        客房的门又被推开,老僧依旧是透过门缝看里面的情况,见两人还躺在炕上,他彻底松了口气。

        他突然看向门上的大锁,眼中若有所思。

        叶陵躺着炕上,听见门关上声音后,他才敢睁开双眼。他正准备从炕上坐起时,老僧突然回到客房门前,他连忙躺下装睡。

        奇怪的是,老僧并没有推开门,而是站在门口捣鼓什么东西。

        听见金属碰撞的声音后,叶陵连忙从炕上坐起。要是他没猜错的话,这老僧是把他们给锁在里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