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仙侠 - 众生唯上在线阅读 - 第一卷 天女降世 第三十五章 约法三章

第一卷 天女降世 第三十五章 约法三章

        凡境都是些什么概念?

        老实说雪王座想再次爆粗口,毕竟这个级别对她而言,实在是太过遥远,她很难记得清自己尚在那一境界是什么年代了,因此在她看来这个问题的难度相当之高。

        不过道些世人皆知的东西,还是轻而易举的......

        “凡境就是最低最次的境界,灵力弱小,能够混迹而不死、苟延残喘都是万幸了。”雪王座美眸瞥了他一眼,神态中满是不屑的意味。

        “这么弱啊!”于彦不禁自嘲,“那我在凡境中又是什么层次呢?应该比别人强一些些吧?”

        “别人?别逗了......这个世界就你一个凡境,你在这里确实可以称王称霸,成为一域之主都不是难事,不过换别的地方应该只会被瞬间碾杀。”雪王座微怔,随即嗤笑道。

        什么!?

        这个世界就我一个凡境!?

        “不对啊......如果就我是凡境,那别人又如何解释?连凡境都谈不上么?”

        雪王座差点栽倒:“所谓‘凡境’,指的是灵士的境界,只有灵力觉醒者,才有资格评判境界。至于那些凡人,连灵种都未觉醒,何来境界一说?”

        灵力觉醒,从此才能迈入修道之路,也就是成为雪王座口中的“灵士”。而凡人并未灵力觉醒,因此连凡境都不是。

        “不过说起肉身的话......凡人也可以说是肉身凡境,就像你......应该有凡境圆满的程度,而像隔壁那个凡人,应该勉强凡境初期的肉体吧。”

        隔壁?莫不是说的隔壁的大姚......大姚这人他是认识的,当初搬到这里住的时间和他差不多,性格也是非常直爽,只不过是个宅男,平日里竟卧在家中玩电子游戏,也懒得出去运动,真不知他是靠什么谋生的。

        但这些与他无关,只是雪王座说起之余,不免想到罢了。

        “那,这个世界除了我之外,还有肉体境界比我更甚的人吗?”于彦虽不清楚雪王座口中的种种境界差异,但想来也是越高越厉害咯。

        洛丽塔绝美女子略微沉吟,接着道:“那还是有一些的。”

        于彦暗自一惊:果然!所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如今的他即便体质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不敢保证自己就是天下无敌手了,尤其是之前与生榜高手徐左交手一番后......而今听到雪王座这话,不禁更加确定无疑。

        “既然我肉体并不是最强横的,那王座大人凭啥说我可以成为‘一域之主’,难道就因为什么灵力觉醒吗?可是我也没感受到这什么‘灵力’的存在啊!”

        “没感受到?你确定?你体内难道连一丝气流都没有么?”雪王座冷笑一声。

        此言一出,于彦瞬间就如醍醐灌顶!

        原来如此......原来我体内那股神奇的气流,穿梭在我五脏六腑之内,那就是王座所说的“灵力”!?

        “那只是灵力的气态化罢了,以你如今的水准,也只能达到那种程度。”雪王座似是一眼便出他内心所想,颇为淡定地道。

        “什么意思?难道还有液态化和固态化?”

        “当然。”

        卧槽这灵力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于彦顿时大感惊讶......若说液态化他尚可理解,大抵就如同血液一般,可固态化却完全懵逼了,难道还长出个器官来??

        “你如今离那种地步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用不着想那么远。”雪王座出声打断了他的念头。

        “那对了,王座大人......你如今是个什么境界?凡境之上的那个境界吗?”于彦忽然想到了什么,极为好奇地朝面前女子望去。

        然而等待他的却是毫不留情的讥诮:“我?本座的境界岂是你可所揣测的!?”

        “没没,我只是单纯地想问问......”

        “问问?那这么和你说吧,若是本座的全盛时期,即便如今的你实力增强一百万倍,也只能被本座瞬间碾杀为尘埃!”雪王座说到此处,面容之中傲气十足,像是对自己所言相当有把握。

        然而于彦自然是不信的,她若是说一百倍尚可理喻,但要说一百万倍绝然只是天方夜谭,可使劲吹牛呢!

        “那,那我还有个问题想问......”

        “说!”雪王座竟头一回显得颇具耐心,毫无迟疑地点着头。

        “初次见面时你将我压制匍匐在地上,还有后来带我瞬间移动到云梦半岛,以及再后来抹去那两个人的记忆......这些都是什么神通技能!?”于彦终于抛出了他最想问的事,颇为期待地看着雪王座,显然对于这几招牛逼神通早已眼馋垂涎不已。

        “神通?这不过随手拈来的东西,没什么难度的,待你修为够强自然也可以做到。”雪王座漫不经心地回答着,全然没有进行思考的意思。

        这一番景象落入于彦眼中,自然觉得是对方在欺瞒戏弄他,不愿意将事实告知,不过他也能够理解,毕竟这几招实属太逆天了些,若是换成自己必然也不会全盘托出。

        只是他不知晓的是,此时的自己有点想当然了,完全没有意识到先今他所站的高度,可能连一只坐井观天的井底之蛙都算不上......

        “还有什么想问的么?”雪王座的态度比起最初来简直是改头换面了,竟然没有一丝一毫不耐烦的色彩,绝对算是出乎了于彦的意料。

        难道说这女人表面装得无所谓,心底下对这套裙子相当欢喜??

        于彦不禁暗自浮想联翩,觉得大概率就是这个原因了。不过既然对方这么有意,他也不可能不识趣,连忙继续问了起来:“那......”

        于彦当然清楚对方为何变得如此好说话,倒不是真因为这一件衣裙那么简单。

        任何事情的解决都是要满足双方意愿的,既然对方愿意坦诚相见,那想必必然事出有因,不是有求于他就是某事与他有关。

        果不其然,当于彦问到她有什么需要自己帮助、需要自己之力时,她也毫不客气、毫不吝啬地指出了三点......

        “第一,从今往后的一段时间内,本座都会暂居在你们这一方小世界,正如你所想的那样,我的力量暂时封印住了。这是我自己的选择,因为没有别的选择,本座中毒极深,已经深至全身每一处角落,只能一点一滴地驱散。在此期间,我的力量甚至远不及巅峰时期的亿万分之一,某些事做起来相对麻烦......当然对付你还是绰绰有余的,若是居心叵测可别本座手下无情了。”

        说到最后,她的眼眸中尽显寒意,然而于彦却没看到这股寒意,而是疑惑道:“毒?若你巅峰时当真这般强,还有什么毒能伤害到你?”

        “哼不是被那些奸贼所偷袭本座岂会至此地步!?”刹那雪王座顿起杀意,这股杀意几乎要化为实质、恨及骨髓,于彦哪怕瞧上一眼后背也是凉飕飕的,不由大惊。“我所中两大剧毒,皆是万古之毒。随意一种都可毒灭成百上千的星系......其中一种已解,仍还有另一种。”

        “噢,那你解毒的时候,需要我为你护法是吧?”于彦早已猜到了一切,想来昨天夜里那番事也就可以因此解释得通了。

        “你知道就好!正如你所看到的那样,本座解毒之时再无防备,即使面对随便一个手无寸铁的人都将不是对手。”雪王座咬了咬牙,眼中的恨意愈浓烈了。

        “那这是第一点吧。还有第二点么?”

        “当然!至于这第二点你需要帮我杀一百个凡人,我需要那些凡人的魂魄来恢复我自身的魂体......”

        “不行!”然而还不待雪王座说完,于彦便一口咬定了。

        “什么!?”绝美女子的脸色顿时有些不好看,隐隐约约又染上冰寒之色了。

        “我从不滥杀无辜。而且这件事对你讲难度也不大吧,为何你不亲自动手?”于彦反问。

        “你懂个屁!若是本座亲自出手容易直接伤及那些人的魂魄,毕竟现在的我很难精准地掌控力量。”雪王座对于于彦的表态不太满意,又是爆粗了。

        “那我也不杀,但如果有些人来主动招惹我还是有可能的......这件事先放着吧,倘若真有机会那再说。”想到先前早已被他击毙的潘九那几人,于彦不排除这种可能,但他绝然不会主动出手的,那种事他还做不出来。

        雪王座见他态度如此之强硬,不禁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半响后冷哼一声。

        “第三点,从今往后我让你做的事,你就得去做......”

        “不行!”于彦再次否决,这个要求比起第二点还要更加夸张,他必然不会多加考虑。

        “本座话还没说完,你激动什么!”雪王座狠狠瞪了他一眼,怒道:“作为回报,这个期间你可以像我提出要求,只要在要求范围之内。”

        于彦一听,不禁目光微亮,彼此能够互利,看上去还是挺心动的。

        “当真?那我现在就有要求?”

        “什么要求......”雪王座看见于彦那对饥渴难耐的目光,心想若是此人提出些非分只想,自己必然会直接将其击杀,哪怕这样的做法对自己毫无益处。

        “教我些牛逼的神通吧!能不能飞天遁地无所谓,什么隐身搜魂之类的都可以呀~”于彦顿时期待无限,直勾勾地盯着对方,那女子被其盯着不免生出些怒气。

        “你想屁吃!本座所修行掌握的神通秘诀,你连入门的资格都差得极远,就凭你这实力再修炼个上千年也不够学的。”雪王座呵斥道,那模样有些气急败坏。

        “啊?那我也没什么要求提的,反正你都不会同意......”于彦摊了摊手,无奈道。

        “哼!不识相的东西,仙域多少高手求我指点我都不会理睬一眼,你倒好......”女子美眸里尽是怒意,但很快泄了几分,似是妥协了,“我现在力量有限,能够教你的只有一招,但这一招能不能领会......本座觉得你不大可能。”

        “真的?说来听听!”

        (此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