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仙侠 - 众生唯上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当了一回山匪

第二十九章 当了一回山匪

        白衣女子并未理会于彦,相反径直走向了那座豪华私宅。

        “这门是锁着的......”于彦见到这一幕,似乎猜到了对方将要做的事,于是好心提醒了句。当然他还想说像这种顶级豪宅必然有着防盗措施,例如什么黑科技人脸识别、自动防御系统等等,他曾从网络杂志上看过不少,也相信想要私闯这种级别的住所绝非易事。

        然而接下来那白衣女子所干的,却又一次刷新了他的认知。

        “咵啦!!”

        一声劲爆十足的轰响瞬间传递开来。只见那女还未走到门前,这扇造价或许非常昂贵的大门直接爆裂成了碎渣,并且裂得整整齐齐,沿角平滑如镜,门框上连一丝多余的残渣都不剩下。

        太......太夸张了......

        于彦再次瞠目结舌,心想这哪是什么普通的外星生物,分明就是外星生物中的强盗、土匪!做起事来简直什么都不在乎,哪有“文明”二字可言。这门可是江月市顶级富豪家中的大门呐!很难估量到底值个几钱,毕竟像这种大门不仅仅满含科技学问,更有艺术设计的价值在其中,就这样说拆就拆了??

        似是感应到于彦满脸呆滞的目光,那白衣女子转过头来,一张如梦幻般朦胧的面孔相当平静。

        “没有本座的命令不准进来。”这话语气异常坚定,不容置疑。待她说完,就再次回过身,走进了屋内。

        那我......就在这里守着?

        等等!我这岂不就成守门的了!?

        于彦想到此处,顿时满脸苦涩,内心的忿忿情绪不断堆积......本来生活是多么的安逸平静,每天上上班偶尔去地下打个拳,赚些钱财,何等的逍遥风光。也不怎地这位难以想象的牛逼的存在、这位自称“王座”的女人就这么直接找上门来,还偏偏找的就是他!

        这下好了,或许是王座大人看上了他的实力,直接收拢为小弟,不知不觉自己就成看门的护法了。

        之后她打算做些什么?统治这片星球?指派自己为其南征北战,必要时充当炮灰的角色?

        还是说利用完直接扔了,该不会等她从中出来就杀了自己吧?

        而眼下又该如何......是乖乖地听王座的话,站在这里看门,还是直接跑路......跑路是不可能跑的,必然瞬间就会被其觉,接下来会生什么样的悲剧完全能想得到。

        不跑路又能怎样......打电话报警?可报警有用吗,连我都在那外星生物面前不堪一击,更何况普通人类。

        于彦一时间心乱如麻,无数种猜想在他脑海中不断搭建又推倒,只觉得这些匪夷所思的事情要是一场梦该多好。

        然而这时,一丝遗漏的讯息如大海捞针般被他捞到,令他原本躁动的内心骤然冷静下来......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她刚才的原话好像是说这里的环境勉强凑合,让我在外边帮忙看看,若有人来了直接杀,不需要顾忌......”于彦回响起刚才白衣女子所说,顿时瞳孔微缩,猛然一拍大腿!

        对了!她为何会让我帮她忙!?在她看来,弱小的自己分明连一合之将都不是,又岂能帮到她的忙?对方看起来简直无敌的存在,需要别人帮忙看门吗......那她为何要这么说,难道别有缘由?

        除此以外,她又因为什么原因来到这最顶端、环境最好的云梦半岛,且说这里环境勉强凑合,要干点啥?

        于彦顿时觉得这其中有一层厚厚的迷雾,包裹住了他的视线,这位女子绝对事出有因,否则这一切皆是很难解释的。

        从最初的见面,对方给他的感觉就是如此强势、霸道、手段群,动用了不知什么能力将自己压制得气喘吁吁,毫无抵抗之力。可回过头来一想,这何尝不是一种示威?若是真正有着碾压自己的本钱,何必在自己面前为虎作伥,还愿意和自己说一堆话,这可能吗?倘若对方换成自己恐怕从一开始就不会理睬,毕竟神又怎会去关注凡世。

        那会不会,这位自称王座的女人有着什么难言之隐,不得不这么去做......

        于彦沉眉思索,像是要把之前与对方的一切线索都整理起来,再把其中的云雾迷蒙挖掘暴露在阳光下。可这一切终究只是他的臆想,没有实际根据,纯粹只是雾里看花。

        他明白这是一次非常大胆的赌博,赌对有可能逃出生天,一切安然无恙。赌输则会身陷绝境,难以脱身。

        至于这次赌博的内容,那自然便是——

        他将会走进那扇门内!

        先前白衣女子已经叮嘱过他没有其命令,不准进去。可于彦这时思路清晰,分析起来有条有理,对方这么说,就更应该去违背才对。

        如果一味的顺从对方,什么时候变成一具尸体也将不明不白。道理他当然知道,不过眼下尚在纠结阶段,他还打算再观望一会,看看情况。

        毕竟这个赌博所下注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虽然于彦有一定的把握,但他可不敢冒险,如果猜对他必然可以威胁到对方,可若是没有猜对又该如何化解?

        夜风簌簌,山间的凉爽沁人心脾,周围的树木不时出轻响,隐有虫鸣悦耳,可于彦却无心聆听。

        在这种地方生活,本该悠哉地享受,但他却陷入了漫长的内心挣扎之中,等待着时间一点一滴流逝,却毫无咬定主意的意思。

        不知眼下已是几点,他好像在此守候已有两个小时,不对是三个小时......这时他抬头看天,今夜天色云谲波诡,满是难以言述的压抑,一如此时他的心境。

        于彦目光缓缓朝这座豪宅移去,大门早已是一地冰凉的碎屑,门里头一片黑森森,完全看不清个大概。那白衣女子已进去了三个小时,却毫无动静传出,甚是奇怪诡异。

        他的心思愈蠢蠢欲动起来......

        “我先走近那门,去瞧瞧?”于彦内心对着自己说道。

        既然有了想法,那就得付诸行动,很快于彦便动了,只是他的移动非常谨慎小心,生怕这一切落入那位王座的“眼”中。

        当然这里所说的“眼”并不就单纯就是眼睛,既然对方先前有着如此厉害的神通,那想必也有办法能够知晓于彦这边生的事。

        只是于彦刚有决断,才挪了没几步,突然间便听见远处一声汽车刹住的声音,然后就是两道利落的关门声,同时伴随着的还有隐约的嬉笑......

        糟糕!有人来了。

        于彦反应很快,立马就意识到了这一点,顿时有些手足无措,对方很有可能是这座宅邸的主人,这究竟该如何办?

        难道真该如这白衣女子所吩咐的那般,直接杀了了事?那自己又与那种暴徒、刽子手有什么区别?

        对付一个与自己毫不相干,毫无纠葛的人,绝对不是他的行事作风。

        可若是不采取行动,接下来生什么都难以预知,来人可是资产几十亿的富豪,以他们的手腕与能力,哪怕自己在事后逃到天涯海角也依然会被揪出。擅闯这种级别的豪宅,可不是一件开玩笑的事。自己真就跑了倒还好,可若是此事牵扯到自己尚在医院中的母亲、在学校里念书的弟弟,那真是万万不愿看到的。

        “该死!你可真是把我害惨了啊......”于彦暗自恨。

        当他还在犹豫之际,那来人已然出现在了视野之中。

        那是一男一女两个人,男性大概在五十岁左右,相貌倒是颇显年轻,个头较高,一衫大衣显得风度翩翩,他正搂着一个光鲜亮丽的女子。女人则看上去不过二十出头,穿着紧身包臀裙、黑色高跟鞋,肤白貌美,蛮有气质。

        二人间有说有笑,似是谈情说爱般充满旖旎。可当下一刻,那位男性目睹了眼前所生的一切,脸色陡然变化。

        破了个大洞的大门,满地的碎木屑,还有一个站在门前不远、穿得普通、举止怪异的男人......他也是见过不少世面的人物,自然猜到了眼下生了什么。

        他怔了片刻,随即当机立断、毫不迟疑地后退,于此同时揣起了兜里的手机,打算立即报警。

        可他身边的女人明显就没那么聪明了,见此场景,猛然出一声尖叫:“啊——”

        于彦顿时就意识到对方现了自己,目光微凝,那男人正在拿手机拨号码的动作也映在眼里。

        他的内心猛然大跳!

        此时已是退无可退,无论他愿不愿意动手,也只能去孤注一掷了......

        “站住!”

        于彦大喝一声,猛然就朝二人狂奔而去。他的度宛若一阵惊雷,掀起一阵草屑,气势汹汹,瞬间就把那女的吓得花容失色。

        那男的也是满脸张惶,开始不顾一切地向后逃跑,甚至直接把女人丢到了地上。

        于彦见此,心中那个气得!也不怎的就爆出一句狠话:“老子山匪!你再跑试试?再跑我就开枪了!!”可当他说出这话来,忽然意识到了哪里不对劲,简直就想拍自己两巴掌——

        于彦,你怎么就成山匪了!?

        你也是无辜的啊,被一个怪女人带到这里来,一介市井百姓就怎么成山匪了??

        逃跑中的男子显然也被于彦这一番狠话镇住了,仓促间停下脚步,回头观察。可他看到对方手里哪有什么枪,分明是缓兵之计,那人正马不停蹄的像只怪物似的朝他冲来。

        他大惊失色,连手里的手机都丢到了地上,撒腿就跑。

        于是半夜山间,前后两人,展开了一场度间的拉锯。

        地上孤单落寞的手机,此时正接通着一个号码:“喂?这里是江月市警察局,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吗......喂?先生你还在吗?喂......”

        (此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