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仙侠 - 众生唯上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神降临的前夜

第二十五章 神降临的前夜

        眼前这人,竟然就是那传闻中的“生榜”上的高手!?

        于彦心中惊诧,两眼也圆瞪瞪地盯着对方。

        原来如此,难怪......难怪他能跟自己战得有来有回的。然而于彦忽然又想到了什么,愈发震惊起来。

        等等!这种实力的,在那上面只能排到第91??

        徐左目光微凝,将于彦的表情尽数看在眼里,不由点了点头:“我懂你的意思,你肯定也是惊讶于能在这里对上同行。没错,我们是同类人,早知如此我就不来了,五百万真是血亏啊......若是事前跟我说会对上生榜上的,哪怕再多我也不想干。”

        五百万,血亏......

        那我六十万......

        我尼玛!于彦心里怒吼一声,瞬间感觉胸口都要气炸了。

        事到如今,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劳动力究竟是有多不值钱。自己与对方互为对手,对方是五百万还嫌亏的,而自己一开始知道六十万还相当欢喜......

        于彦真想给自己两巴掌!

        咸鱼啊咸鱼~你如今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了~为何如此作践自己呢?

        霎那间,二人都觉得自己巨亏,于是之前的斗志都泄了,再无战意。而且彼此间有着说不上来的默契,隐隐产生了一些惺惺相惜。

        “我是第几我不说,不过我这次酬金八百八十八万!”于彦摆出一副肉疼般的模样,倒是像极了徐左。

        “果然!我的劳动力真是整个生榜最廉价的了!”徐左顿时就想哭,只觉得自己太惨太凄凉了。

        他也是生榜上风光无限的超级高手,也从来都没有失过手,本该是凶名赫赫之辈。可据他自己的打听,他是整个生榜中收入最低最微薄的,甚至还经常被同行说三道四,说自己什么活都接,故意拉低市场行情......每每想到这里徐左都会愤愤不平,气不打一处来。

        “看来我们没有再继续交战的必要了,就此收工。”

        徐左脸上相当难看,走到一边收拾好装备,便有了离开的打算。

        于彦自然是不会去追。他不傻,徐左给自己的感觉像是还有后招。但这些也不重要,毕竟此时的自己那也是非常郁闷,完全没有还想战斗的欲望。何况将一个生榜高手逼入绝境,也是非常危险的。

        既然对方欲走,那再好不过。

        “等一下,我叫咸鱼。如果以后想合作,可以来江月市的地下找我。”对方走之前,于彦抛出了一根橄榄枝。

        当然这并不意味他想去和对方交好,只是纯粹的在找合作。

        徐左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随即走楼梯离开了......

        ......

        当于彦回到先前的养老院时,面前血迹一片,尸体纵横交错地摆着,以及那些四处随风飘荡着的硝烟,眼前之景如若一片人间地狱。

        很难想象先前这里究竟爆发了怎样的厮杀!

        两边所有的人手都已死光了,放眼望去尽是疮痍。不过令他为之一振的是,戴着面具的小丑以及索菲还活着。

        周羡儿刚一见于彦露头,便马不停蹄地朝其跑了过来。

        “你,你没事吧?”周羡儿的声音略带焦急。

        “没事。”

        “那人呢?解决了?”

        “没,被他给跑了......倒是你这边怎样?就剩你两人了?”

        “嗯,我们的人手在火拼过程中全没了。不过我偷袭了几个人,所以对方也一样。”周羡儿俏生生地说道,那声音非常平稳,哪怕她杀了几个人,像是也完全不在意。

        于彦眼中闪过一丝青光,似乎又对周羡儿高看了两分。

        “咸鱼,你可算来了!”这时就见到索菲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一脸的惶然之色。

        于彦点了点头,表情冷淡淡的。

        “事情已经解决了的话,就赶紧离开这里吧,警察过会就会到了。”于彦提醒道。他内心犹豫了番,还是决定不把徐左和生榜的事情说出去。

        “该死,这回真是亏大发了!真的没想到连客户都是别人致使来索命的,这件事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这次真是有劳两位了......”

        索菲看起来相当愤怒,但他也知道在这里继续待着也是无济于事。

        “喂!斯科特吗?你还在那边不?赶紧把车开来,这边出事了......”

        待于彦再次返回江月市,已然是深夜了。

        索菲依照原先约定,将剩下的三十万,通通打进他二人电子账户里。然而于彦却毫无喜意,听过徐左那番话后,只觉得这次保镖行动属实是太亏!

        不过除此之外,索菲还多赠送了两件小礼物,似乎他也“慷慨”地也意识到六十万对于换他这一条命来说太过于廉价。

        就是之前给予二人的那把戈洛克18手枪以及那柄侦查匕首!

        这两件东西算是不可多得,都是非常稀有的武器,或许以后能派上些用长,于彦也就却之不恭了。

        “接下来你准备去哪儿?”

        于彦和周羡儿刚上车,便见周羡儿摘下了她的面具,那张面容如画般柔美,丝毫不输天上皎月。

        “还能去哪?回去呗!”于彦相当无奈。

        “能不能不回去?”周羡儿静静地看向他,双眸中满是澄澈的微光。

        “不回去在这荒郊野岭上睡觉?”

        “那就在这里睡觉~苍天为我的被褥,大地为我的床铺!”

        “这是什么?歌词?”

        “嘻嘻是的!这一趟出行我很开心!”

        出行......开心......这大校花居然把一次保镖行动当作出去玩乐了??

        于彦眉心微痛,不禁拿手指轻揉起来。

        “那我......回去咯?”

        “嗯好的,祝你晚安!”

        “算了我不走了。”

        “......”于彦险些崩溃。

        “哈哈骗你的,我真走了,反正过不了多久还会见面。到时候不要怪我欺负你!”周羡儿一挽青丝,最后深深地望了他一眼,便逐渐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

        这一夜于彦还是睡得很深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经历过一番战斗的原因,仿佛在睡梦中他都能听见那些四处响起的枪声,在自己脑海中天雷滚滚。

        但很快,他又渐渐意识到,那不是枪声......更像是兵戈相接,那些来自古时候的战鼓雷鸣,吹角连营。千军万马浩浩荡荡,不断的厮杀与不断的悲壮交替上演。黄土之上尽是数不尽的尸骸,堆起如小山一般雄伟。

        血染山河,因此山河并非壮阔,而应该是悲壮。

        江山如画,却也不是画卷优美,而更应该是凄然。

        可片刻过后他又发觉自己的判断有误,这也不是什么古时候的烽火狼烟。

        而是各种惊天动地的激烈碰撞,山川崩塌,大地凹陷,日月皆是不敢露面,那孤独的繁星不停地在上空哀嚎。

        无数股狂暴的力量在天际爆炸,连同空间都产生了无数道裂缝,能够隐约看见其中森然如墨的黑光。一个个只存于神话故事中的存在在天地间交战,每一次力量所碰撞的声音都是振聋发聩,若是实力不济的凡人早已在这种力量的压迫下化为虚无!连一丝灰烬都不会存在。

        他们随意一手,就可撕裂山河!

        他们随意一指,就可碾碎星辰!

        他们目光所聚,能让世界震颤!

        他们口中所念,能叫鬼神悚然!

        这是一场只属于那方位面的战斗,弱者甚至连观战的资格都不配!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战得这方世界七零八落,又踏入另一处世界鏖战不止,举手投足间便是亿万生灵的消失。

        这是何等的力量,即使在梦境中,于彦都唯有颤抖膜拜,仿佛觉得自己的生命在那种威迫下是多么的卑微......

        宇宙本该是寂寥无限,但他们的大战,却使得无数银河动荡不安。

        身处宇宙,第一次听到了战斗的声响,原来宇宙......也并非无法传播声音。

        只是力量未到!眼前的力量已远远超出了凡人的想象,即使是宇宙也无法束缚!

        “咵啦——”

        银河崩塌,化为巨大的黑洞,像是一张巨大血口,想要将万物吞噬而进......

        于彦猛然惊醒!

        他两眼怔怔,额前满是细汗,表情是难掩的震撼与恐惧。但好在他很快地回神过来,一丝彷徨出现在眼底。他缓缓伸出了手掌,低头看去,却见一切安然无恙,世界还是那个世界。

        “这个梦......太诡异了。”

        “若不是我现在还在床上,恐怕会真的相信,这也太逼真了些。”

        于彦仍是惊疑未定,显然梦境所见对他的生平造成了巨大冲击,他无法想象梦中的一切。

        “那究竟是什么!?”

        没人回答他。于彦缓缓转过头,床头另一侧的鬼魂小女孩仍在那静静躺着,看起来所有的一切仍然像往日般自然安逸。

        也看起来所有的想象只不过是他的一厢情愿,世界未变,生活未变。

        看起来这只是一场梦罢了......

        于彦这般想着,很快又重新躺下,继续他的睡眠。

        只不过,那种隐隐约约的危机意识,却仍然在孜孜不倦地萦绕着他,以至于这一觉漫长而又乏味。

        此刻大多数人都在梦境,当然也有为着生活奔波忙碌的,也有挥洒着金钱寻欢作乐的。总而言之,似乎一切都仍是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没人知道明天的天气如何,也没人知道明天将会发生什么。

        当然人们都不会去关心,毕竟活在当下,是这个时代的生活哲理。

        万物生命不止,犹如那江河川流不息。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万物都有毁灭的那一天,即便是这颗星球亦是如此。

        在存活了不知多少亿万年的蓝海星辰,已悄无声息地走向末途......

        以至于后来发生的一切故事,都是这颗星辰上所有人始料未及的。而不知多少年后,这一天也被史学家们反复提及,他们为其定义了一个代号。

        代号名为——

        神降临的前夜。

        (此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