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仙侠 - 众生唯上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雨中杀机

第十二章 雨中杀机

        日升而出,日落而息。这是亘古不变的定律,但就这个时代而言,似乎不太贴切,生活的节奏像是被无限地提速,也因此缺失了一些情调与潇洒。

        从前“他”会静静地沐浴在暖阳下细品一本书,享受这纸张间的气味。只是如今不同。

        他或许在夜深人静,也仍独自徘徊着修理站旁,看着都市里那些跑车发出十六缸威猛轰鸣,从自己身前飞速闪过,眼底尽是道不尽说不完的梦想......

        但直到有一天,他开始意识到自己不再在意那些梦想,也不再去感慨生活的快慢。可能那个时候的他,产生了一种自我感觉......感觉仿佛能够做到世间的一切——

        于彦变了!

        这是他对于自己的一种判断。这种变化不仅仅只存在于躯体上......头脑心智思维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他忽然觉得生活过得好慢,每个人的言行举止谈吐动作都变得异常的慢了起来,像是他们深陷泥潭,而自己则在对岸绿洲静默观望。

        于是他可以享受起生活来,细品慢嚼人间百态,日常的点点滴滴。听一曲爵士,喝一杯美酒,尽管只是身在一方狭窄简陋的小屋内。

        输了地下联赛的第二天,当日天气阴沉。

        于彦租了一辆快车,驱车至江月市最大的医院——江月市第一医院。

        当他开门下车时,手里捧着的,赫然是一束鲜若欲滴的粉色玫瑰。那是他在三十分钟前买的,花瓣上尚点着水珠,飘荡着一股迷醉的香味。

        于彦并不清楚这是他第几次来到这里了。但每一次,他的内心都会起伏不定,无以言述的情绪酝酿在心里。他并不喜欢医院中的消毒空气剂弥漫着的感觉,那种感觉令他压抑和彷徨,但他必须一次又一次地去接受,只因为那位他生命中最爱也是重要的人......

        他站在“302”的房间门前,手里持着花束,却迟迟没有进去,紧张不安逐渐躁动。

        但最终,他还是决下心推门迈入......

        “嘎——”

        房门推开时的声音细微却也提神,随同的还有映入眼帘的屋内画面:白得没有一丝尘埃的四壁简约的纯浅色花瓶精密的医疗检测仪器那一张素白大床以及床上平躺着的人。

        于彦缓缓朝那人走近,将花束放在她的床边。对方的面孔熟悉却也陌生......还是从前那样的温暖与娴静,却也没了从前那样的芳华与活力。她的容颜褪去了,昔日的长发而今早已荒凉,她不再貌美,脸色不再红润。时光与病魔夺走了她的一切。

        但于彦仍在她的脸上看到了安详,安详得让人舒心。

        就这么坐在她的病床边,静静凝视,无数的回忆似潮水翻涌,一遍又一遍地在于彦眸中荡漾。

        “妈......”

        “我回来了......好久没见了,你还好吗?”

        这一刻,于彦的表情是平静的,但眼中藏着的绿波清水涟漪轻绘,仍旧难以掩饰。

        “你知道吗......现在的儿子我,已经不同了,再也不是从前的那个我了......不必再去为生计发愁,也不必再向谁卑微,我可以决定自己的命运,可以决定自己的未来。”

        “我要治好你的病,不管用什么方法,通过什么途径。然后就带你环游世界,去你曾渴望去的地方......优雅的太殷国异域的西风国热情的南玥国。我依然记得,妈曾说过想陪我一同去游历这大千世界......我承诺,一定有这么一天的!一定!!”

        那病床上的人五官木然,得不到他想要的回应。

        但于彦不在意,似乎能够静静地坐在她身旁,就足矣。她面容上的那丝安详,便已是世间最好的回应......

        ......

        “先生,从过去两年到现在,所赊欠的钱款一共是二十三万六千四百。其中包含间接治疗费用十五万八千,药物费用四万五千,以及......”

        医院总柜台前,一位漂亮亲和的护士正查询着电脑,电脑里是一张长长的费用清单,标注着大大小小的费用。

        “嗯好,刷卡吧。”于彦淡然道。

        “先生您是想要一次性付完吗?这个费用单上有说明,是可以分期支付的,您可以分期五次,每次......”

        “不用了一次性付完好了。”于彦打断道。

        待护士将卡归还,于彦接着又去找了主治医师。医生大概也有五十好几了,但面貌却显得神采奕奕,戴着眼镜两眼深邃,正边坐着皱眉沉思。

        “于先生,我要认真和您说啊,您母亲的病况......十分不乐观。病毒已经扩散至身体很多器官了,事态恶化相当严重。现如今想要再康复,已是不太现实......唉~我也见过这种场面相当多次了,自然也不想看到眼下的局面。但,这就是人生。每个人都有这么一天,还请于先生释怀一些想。”医师说完,轻叹一声,脸色也很是为难。

        “我就想知道还有没有救!?哪怕可能性只剩一丝我也会竭尽所能。”于彦的脸色依然平静,但任何人都能听出他语气中的起伏,像是藏于水面的一团炽火。

        “呃......可能性还是有的,只是那对于一般的家庭而言,其代价很难承受......”

        “你直接说是多少!”尽管于彦在试图压抑住自己的情绪,但还是有些失声了。

        “想要挽回当下的局面,只有‘y细胞移植手术’才行,但那也要用到现在最新也是最高端的仪器,如果成功,算上后期的药物支持及其他费用,整套下来可能会在一百五十万左右。”医师表情纠结,一字一字说道。“而且最后成功的几率,可能只有百分之五十不到。”

        “好!那我会想办法的。”于彦毫不犹豫,一口咬定。

        “先生,如果真要做的话,那就早些了......情况已然不容乐观,现在只能继续用原有方法尽力维持病况。最多的时间限度是两个月,两个月后若是再不接受手术,就彻底回天乏术了!”

        “明白了......”

        ......

        走出医院,于彦的神情尽是焦虑,以至于两手都在微颤。哪怕是生活中再大的打击也没有让他动容过,却在此时手心发颤!

        因为于彦明白,时不我待,眼下必须到了他真正发力的时候了。

        “无论如何,无论什么方法,我都会把你从深渊中拉回来!”于彦对着自己的内心低吼着。

        天空开始下着小雨,雨雾将四周模糊。街边人影渐少,于彦试图去找自己租来的车。

        然而当他隔着远远看到自己车的同时,心中一股不好的预感忽然升起。只见车的旁边正有五六个人围在那里,他们撑着伞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其中有一个人更是直接坐在他车的引擎盖上,其动作不可谓嚣张跋扈。

        “看来找事的来了。”

        于彦冷笑一声,没有丝毫畏畏缩缩,直接就冲着那伙人走去。

        “呦呦呦~瞧瞧谁来了?”那伙人似是发现了他,坐在引擎盖上那家伙跳下车,对于彦喊了两句,与此同时另几人也包抄过来。

        这时于彦才看清那伙人的面目。五个身材精悍的高个,都穿着统一服饰的黑背心黑运动裤,其中不乏身形健硕的大块头。仔细凝视一扫,可不就有一张熟悉的老面孔——西多夫!

        顿时于彦就猜出了这帮人的头头。果不其然,对方又朝着于彦喊了句话。

        “我有时候真佩服你这小子的勇气,明知是虎穴还敢闯进来,当然也不知道是勇敢还是愚蠢了。”潘九张开双手,眉毛挑起轻浮地道。

        然而于彦完全就没逃避的意思,直直地走到了潘九面前不足三米处,随即朝他笑了声:“不如换个地方?这里人多不便。”

        片刻后,一处小巷角落

        旁边有两辆废弃的汽车,靠着破旧的墙壁,墙上铺满了苔藓。几只垃圾箱在雨天散发着恶臭,泥泞的泥水沾污了脚下的鞋......这种地方别说雨天,哪怕晴日也鲜有人光临。

        “你这小子可真上道啊`原本我还想把你拖到这种地方来,结果自己已经选好了坟墓。”潘九神情狂妄,其身后那五人同样如此。

        “彼此彼此。”于彦的脸上完全没有担心与忧虑,他目光平静,气息平稳。“相信你这段时间找我找的很辛苦吧!嘿~我也要多多感谢你的配合,毕竟在大街上公开展露拳脚,还是不太好。像这种偏僻地方连个摄像头都没有,简直再完美不过!”

        “噗......哈哈哈哈哈!!”

        “啊哈哈~”

        “哈?他刚才说什么......我没听错吧!?”

        不光是潘九,他的那几个打手也皆异口同声地大笑起来,似乎听到了极其有趣的东西。

        “听你这意思,难道说是想一个人和我们打??”一位戴着银项链留着光头的黑衣男子怪笑般问道。

        “你答对了,不过只答对了一半。不是我一个人和你们打,而是我一个人打你们。”于彦微笑道。

        句型一换,其意截然不同!“一个人和你们打”与“一个人打你们”,前者只是有着一战之力,而后者则意为一个人便能解决战斗。

        此时的于彦,不仅可以说是狂傲!简直就是狂傲出了天际!

        “咸鱼!我承认你有点小能耐,但你今天彻底完了,要怪就怪当天你偷袭我。待会一定要让你跪下来求饶!”西多夫在潘九身后怒目狰狞,似乎恨不得立马就冲上来将对方撕碎。

        “哦原来你会说夏语啊?早说嘛......那一天用夏语认输,也不用败得那么惨了~”

        “呜啊啊!!我要杀了你!”西多夫全身抽搐,几乎就要情绪失控,就在这时被潘九及时拦住。

        潘九目光阴冷如若毒蛇,看着于彦道:“我最后再给你一个机会,跪下来磕十个头然后自己退出格斗大会,就饶你这条贱命,如何?”

        于彦没有理他,起手缓缓指着潘九,随后又指向另外几人,缓缓说道:“一二三......六。嗯,就争取60秒吧,看看60秒之内能不能把你们都解决了,我还有别的事要去忙没空多陪你们玩。”

        潘九脸色顿时沉了下去,这一回他没有再阻止西多夫,冷声道:“干掉他,不用留手。”

        话完,便听到一阵泥水践踏四射的声音,以及四周不止的搏斗怒吼......

        此刻的天空已是阴雨连绵,而雨水垂落间,是洗刷不掉的汹涌杀机。

        (此章完)